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


這些書籍裡講述的或是一個民族或是某個國家的故事,橫跨歐亞大陸,直到西班牙的巴塞隆納。「中性」是希臘移民三代的故事,我需要一點時間想它的讀後感。
 
「追風箏的孩子」讀完之後給我心裡一種震撼的回盪。我還立刻發簡訊給借給我書的朋友Christine,簡單的告訴她我對故事感動莫名。 

在某些民族意識裡尊卑之分有明顯的界線,這是環境給人們一種心裡投射,在其中的人們是無法改變這種風俗,由來已久已成定局。 
作者本身是阿富汗人,我們知道東歐這些國家歷經多年戰亂頻繁,人民飽受多種貧窮危險不安的政治風暴。 

說故事的作者對時代的背景刻畫,歷史事件的描摹,更加深讀者的印象以及了解世界變遷的局勢。


鬥風箏是阿富汗冬季古老的競賽活動,全區的小孩子都會參與這場盛會,最後留在天空上的風箏,就是贏家。等風箏落下就是追風箏,沒有人知道它會落在哪裡,追到風箏者也是高手。

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也從這裡落幕。
焦點就在這兩個人的身上,阿米爾和哈山,雖然阿米爾的父親也是舉足輕重的角色,也許是我比較偏愛這兩人之間的情誼吧!

人性也許是脆弱的,也許是恐懼下表現出來的動作。謊言和被叛是否真的可鄙? 
人的言不由衷也並不是純然想保護自己,我覺得這之間有很多複雜的心情,大人都無法了然,更何況是小孩子。

阿米爾和哈山情同兄弟,但是身分不同,環境造就兩人的生而不平等的界線,哈山非常的認命,至始至終都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僕人,木訥老實不與人計較。
〝爲你,千千萬萬遍〞這是哈山對阿米爾真摯的友情。

阿米爾是富人家的少爺,雖與哈山情同手足,姿態仍較高。與父親的關係不算很親密,也不會疏遠,所以他希望父親可以關愛他多一點,注視他多一點,雖然他知道他不如父親的好。

某一件事件的發生導致哈山和他父親阿里離開阿米爾家,而後命運的捉弄也注定了一種完全預測不到的結局。

有種謊言是情不得已的,讓人不得不去做。有種謊言是刻意的,爲了某種目的而去做。人逃不過心理的譴責,無法選擇遺忘,擱著,盡量不去撥弄免得心咎。但總有一天會被挖掘出來,那時候就是面對自己的時刻,沒有勇氣是很難跨越過去;人是否必須和命運搏鬥才有生存的機會。我們都知道逃避是不可能有所解脫,誠實面對即使是死亡也不足懼。除非在陰影底下你可以活得自在,如過做得到的話。

作者角色的刻畫非常動人,我被許多情節打動怦然落淚。看這種小說讓我容易淚流,從以前開始我就比較喜歡獨自閱讀。

主角隨著國家政局的變化來到了美國,與父親相依為命,日子還過得去。上了大學主修英文,立志成為作家。後來遇到心儀的對象莎拉雅,雙方兩情相悅結婚,而後父親癌症去世。阿米爾順利成為一位作家,書評不錯,版稅也高,兩人的生活甜蜜。 

直到一通電話劇情即轉,從小看他長大的朋友拉辛罕越洋打電話給他,希望他能去巴基斯坦見他。受到什麼的驅使阿米爾飛了過去,去見他的過去。
真相藏在層層重疊的回憶裡,像交纏的線,看不到該由哪邊穿出才能解開,有人引線才讓事情明朗,這麼清楚,原來我們感受到的事物只是局部,原來我們看到的是我們想要看到的。也許我們也是一只受到操弄的棋子。


〝阿富汗人總愛說:日子總要過下去,不管開始或結束,勝利或失敗,危機或轉機,生命永遠像步履緩慢、風塵僕僕往山區去的游牧商旅不斷前進。〞

〝事情總會好轉的。〞,我也相信。



END by Jill ~ 200706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