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個我永遠也無法知曉的年代-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這是一個我永遠無法親身體驗,殘酷的戰爭時代,每一個故事可能都是我父親的故事。我以為我不會哭的,數度淚流不止,深深地被故事牽引了進去。

              
        『老爸,你知道龍應台嗎?』
        『我知道龍應台啊!』
        『她出了一本書「大江大海」,你知道嗎?』
        『喔!我知道,我有看到電視上報導這本書,我在慈濟的書坊也看過...』
        『講你們那個年代戰後的故事,原來她也是湖南人啊!』         
        『她是呀!』
        『她父母親都是湖南人(註1),我現在正在看這本書。』
        『是呀!可以看看...』
        『好多故事都好感動,真的很好看!』
        『多看看...好呀!』
        『下次回去再跟你分享!』
      
講完電話,忍不住還是哭了。這麼說老爸也有一個我這個太平年代無法
理解的傷痛,箝在心底不能忘懷,偶爾還是會發作,然後進到墳墓去。
或許我可以當個聽眾,陪伴著他聽他說,當年的故事

    我的老家在湖南耒陽。
    南方的一個小鎮,村落在偏遠的山邊,三面環山,一大片的農地,想要到比較熱鬧的鎮上還要爬好幾座山才能到達。
    在我國二的農曆春節前夕父親帶著我們全家回去探親,1990年,民國七十九年。
    雖然目前排序父親是最年長的,但我和妹妹排行最小。
    我們有六位堂哥,兩位堂姐。其他的遠房親戚小孩就不太清楚了。

    那年冬天甚為寒冷,穿毛褲著厚靴,踩在泥濘的沙土上,最蔚為奇觀的是痰吐滿地,我和妹妹擔心踏到總要找比較乾淨的土地才踩上去。遺憾我們還是沒看到雪。

    坐落在山邊紅磚砌成的一棟一棟接連排列的平房住宅,其餘都是土石路面,屋內簡單的分為幾個小區塊,前廳有灶可取暖,廚房、臥室,有通道相連無門。村裡的居民是怎樣歡迎我們的,一概不記得。

    跟堂哥堂姐們去溜達玩耍,爬樹不用說,永遠難忘的還是這兩件事情。
    第一天()到達的午後,大叔把我叫到前廳,原本生性害羞的我更是緊張,他拿了一張寫了兩個數學題目的便紙,請我坐下與他面對面,當然我的家人都不在身邊。
      「妳算算看。」
    我看了題目心裡盤算,應該是比我當時所學的數學程度再難一點。完全不知該怎麼解答,數學不是我很有自信的科目。一方面滿腹不平衡,為什麼妹妹就不用做呢?老大和老二差別待遇,應該她也要一同來做呀。 

       「叔叔,我不會做。」我看著他把便紙遞還。
       「怎麼不會呢?這題目很簡單。妳堂哥都會解答。」
    沒辦法我就是不會,心裡想著。然後叔叔很有耐心的跟我說明如何作答,我也很認真仔細在聽。心裡不斷想,是不是我被打不及格了!

    另外這件事情,那時我還寫在日記簿上像流水帳似的交待清楚。
    父親非常重視去掃爺爺奶奶的墓。後來他常常叼唸著要幫他們修一座好墳。

    那天好像是下午出發,我們一群將近十多人往山上爬去。
    午飯過後,天氣涼颼颼,我們快步行走也暖和了身子,山上叢草蔓生,排排行樹也因冬至顯得單薄凋零。邊看風景邊和堂哥堂姐聊天,跟在大人後面往前邁進。然後就開始了,肚子不太舒服,怪怪的!
     每往前一步都覺得不對勁。到長大才了解這就是旅行者常有的胃腸不適症,所謂水土不服。
    咕嚕嚕、咕嚕嚕,腹部充氣地暄叫疼痛起來。
    不過一會兒演變更烈,身體撐不下去,偷偷跑到母親的身邊告訴她我肚子好痛想要上廁所。旁邊的堂哥聽到,表示這附近山林沒有廁所可上。我真的快要忍不住,好害怕會洩到褲子上,全身發抖並直冒冷汗。
    母親見狀也聲援我告訴父親,但見父親皺起眉頭照舊跟叔叔們聊天,我也不敢再提起。只好問堂哥有沒有可以去的地方,直到快要走到爺爺奶奶的墓地,堂哥告訴我這附近房子有毛廁。有位年輕人就領著我去,我還是向父母親示意,父親表情非常不悅也無語。
    轉身跟著年輕人後頭跑,下坡山路,他在前雙腳挺敏捷,疼痛已經在邊緣,顧不得我也快跑跟在後頭,年輕人發現我落後還停下往後頭看我,我盯著他眼神表示就來了。可不知這陡坡的傾斜,急促的快跑發現越來越停不下來時,心想完了一定會摔跤,果真我翻倒滾落到坡路上。一回神,我已趴在地上平安無事,沾了一身的泥土不打緊,差一點就憋不住,冒一身汗。好險!年輕人驚覺趕忙跑來我身邊,妳沒事吧?沒事,立刻站起來,我倆直衝毛廁去。

    父親的不體貼讓我心頭不很舒服,隔天都不太想要和他說話。

    這11天的過年,每家每戶的拜訪,他們熱情地端出好豐盛的食物招待我們,我害怕再腹瀉盡可能謹慎的少吃,或許不盡人情,但無法說明緣由總以飽了就不再添菜。大人們也不再強迫我多吃。

   九年後因公出差大陸東莞,當我再踏上這片土地與昔日的印象完全不同,所有建設逐步發展,人民生活水準提升,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血緣的源頭,即使我已經往大海的方向,江水還是會帶我回去歷史的故鄕。

20091130


  註1:我講錯了,她母親是淳安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