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O.1 無人公寓

       
   我迫不得已搬進這間公寓時真的沒想過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原本和女友同居在一間滿可愛的小套房,樓中樓式的房屋設計。樓上只有兩間房間,靠裡面的那間比較大當成主臥室,小一點的那間我們佈置成小書房兼客房。有個巧緻的迴旋梯通往廚房,相鄰即是客廳。有個空間不大的陽台,門口邊就是衛浴室。

   我真的這樣想過,也許就和她走進紅毯的那一端。有小孩後再買更大一點的房子。但天不從人願,
26個月16天後我們決議分手,為了一個很簡單的原因結束共同生活。
    

    「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了,對不起!」
     「嗯」我的表情說明我的不知所措。
    我們面對面的坐在床上,她跪坐著眼神很陌生,我在她的瞳孔裡看到我放大的身影,我們靠的是如此近。今晚我的確想要和她溫存一番,所以我很早就先沐浴完畢,並將我們的親密暗語讓她看見,她是看見了可是不像往常般給我一個巧妙的回應,還以為她故意裝糊塗要跟我玩。當她沐浴完走出來時,我上前給她一個不是很熱切的親吻,並且將我的臉頰來回在她的耳後滑行,欲拒還迎,起初我當她靦腆特別顯露出女性的嬌羞,急於想卸下她的白浴袍時,她用身體推開我說先要吹乾頭髮,我說我幫她,她撒嬌說,「不用了,你躺著等我。」

    現在我面對著她,她面對著我,我整個人好像虛脫般發愣,不知是自尊心受挫還是悲傷愛情背叛了我。瞬間我很想使出暴力強壓她在我懷中,我兩手分別抓住她的左右手,她身體扭曲的掙扎言語的叫嚷令我更熱切的想要她的身體,我用身體的力量貼在她的身體上,雖然她會掙扎卻動彈不得。那個畫面在我腦子裡打轉,不過就是進展不下去似的,停留在我強壓她在上的景象,然後沒有動作。可能是我的潛意識知道我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後來回想我們這半年來真的一次都沒有做過。怎麼都沒有想做咧?我自己也納悶。也就是這樣我開始我的第二次單身生活,搬進這間小套房約12坪左右,我刻意偏離市區,這裡靠近麟光捷運站房租便宜上班搭車也方便,傍山靜幽。想自個兒清靜清靜。

    我住在第三層樓,這裡總共有五層樓。好像整棟都是租給人的而且是同一個房東,真是有錢人,每個月靠收取房租根本就不用工作。我沒見過他,因為是透過朋友介紹就直接搬進來,僅和房東通過電話,是個聲音沉穩的男性,講中文好像外國腔,原本我還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後來莫名其妙的就變得可以溝通。我按照他的指示將第一個月的房租和押金匯給他,他很放心地就讓我住進來。我倒也省事不需要到處看房子撿現成的。

    五層樓總共有十戶,聽說有單身的房客也有小家庭,住戶都是經過挑選的所以應該不會太複雜才是。最好都不要打交道省得麻煩,我一個人住時就變得比較孤僻。

    搬進來後渡過了平靜寂寥的一星期,我是很早就必須要出門,很晚才會到家。剛開始還不以為意,不過我還真的一個人都沒有遇到過,在這棟公寓裡。奇怪不是每層都有人嗎?晚上回來時也是,怎麼覺得沒有人氣的感覺。有一晚我努力回想,我坐電梯時還不曾和人同搭過。而且我好像從來就沒有等過電梯,因為每次下去時電梯停在三樓,要上來時電梯停在一樓,它好像就是在等著我一樣,而我每次都認為自己很幸運。或許二樓的人都喜歡走樓梯,我這樣安慰自己。

    有一個晚上從捷運站慢步走出來,當我走回寓所,站在公寓前面抬頭向上看時,幾乎每層都有燈光,連接走廊的通道也亮著。我一直盯著大樓瞧,時而走動時而坐在別人的機車上,除了有車經過被叭之外視線都不曾轉移,約20分鐘,沒有人走出來也無人走進去,我也沒看到人影站在窗邊,樓梯走道只有燈光隱現,仔細看才發現第五層樓走廊沒有燈光。在想我要不要等下去,這種等待很無聊,沒有目的性質。雖然我在等人,但不是在等誰。高中時代好像曾有這樣的場景,等待女朋友要接她去約會,心情是非常雀躍的,不曉得她會如何裝扮,她的眼神會如何對待我,我享受那樣的時光,想要立即牽她的手讓她感受我的溫度。有時眼神交會都會令我莫名的心跳,她的笑容讓我情不自禁的更喜歡她。30分鐘過去了,隨想的時間結束覺得很疲憊就伸伸懶腰決定不等下去,開啟大門,電梯仍是在一樓,它真是個貼心的服務生,好讓我感動。我按下按鈕,電梯開門,從鏡子中看到自己的樣子,走進去後,在想要是否每個樓層皆按下,乾脆到每層樓看看,忽然覺得電梯好像正在攀升,然後電梯門在三樓開啟。頓覺很詭異,我好像還沒有按下樓層的按鈕,它就已經自動的送我回家,好像電梯知道我住在三樓一樣。

    電梯門開著,我往外看,左邊是我住的,右邊是別人住的,忽然意識到我從來沒遇過我的鄰居,門永遠是關上的,甚至沒有一點聲音,有過聲音嗎?奇怪的是我感覺遲鈍還是失戀症候群完全無所感,我是被週遭的世界攆除,我碰觸不到感覺空蕩,他們也絕不會讓我看見一樣。電梯門開著我想有持續20秒,好像不等我走出來它不會關上。當我一腳踏出來,它迫不及待的闔上,我差點被夾到幸虧我手腳靈敏,我向後看電梯,沒有什麼異常,仍停在三樓。

    我很想按下隔壁鄰居的電鈴,躊躇著要不要確認有無人居住,這念頭忽然讓我變得很害怕很害怕,我的手在顫抖,光是想可能10分鐘又過去了,我看手腕上的錶的時間,分針已指向3,我在做什麼,也只不過按個門鈴有什麼好怕的。右手食指按下去那剎那讓我覺得輕鬆許多,清清喉嚨等待應門的人。我看著門上的那個視孔就是沒有人應門,今天晚上不在家嗎?還是已經睡了?我轉身打開自己的大門,想想應該是不在家吧,還是先不管了,好想睡一覺。

    沐浴完畢後走出浴室時,我用浴巾擦著頭髮走到鏡子前,抹上化妝水,拍一拍臉頰。這瓶化妝水還是女友買給我用的,真的用得挺舒服的就一直用到現在。吹頭髮的當中,記憶起那晚我看著女友吹頭髮的光景,一如往常我坐在床上,赤裸著上半身看著她的輪廓,從她拿著吹風機的手滑下至她的額前然後鼻尖下巴,頸項,美麗的胸形結實的腹部,在我的眼裡她沒穿著白浴袍,我恣意的想像莫名的使我有快感。而我竟然不記得我們之後做了什麼,在她表明她想要分手的同時,我在做什麼呢?我愣著望著她,她黑色的眼珠子非常澄澈完全沒有混染到其他的顏色般,這眼眸曾是我非常喜愛的。我看得出她的堅決,我到底說了什麼我自己一點都不記得。

    我躺在床上卻無法入睡,我的腦子充斥她的面容,那張已經不再愛我的臉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切不是都好好的嗎?為什麼她要提出分手,我有想要流淚的衝動又被我抑制下去,這有什麼好哭的,哭也無法解決事情,是根本解決不了。朦朦朧朧中我漸漸睡去,不要再去想了,不要再去想了,停止吧,我想要休息,好睏。

     「我曾經也有想過要和你一起走下去?可是,我開始變得沒有信心,我們也在一起兩年半,有很多開心的事,你帶給我的美好我都記得,可是,你會不會覺得這生活就只能這樣這樣下去我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釋,我也沒辦法再和你維持親密關係,這無法勉強

      「我們分手吧!」

    我甦醒過來,意識還停留在夢裡的空間,我回答什麼?我做了什麼?我不了解,妳為何要離開我。

    我轉身立刻起床甩甩頭,她說的話會把我弄瘋,一刻也不停止的在我耳邊喃喃,聲音很清晰好似在我耳邊訴說一樣,我覺得我快要發神經病了。打了一個噴嚏,身體不自覺顫抖發冷,時間是清晨快5點鐘,昨晚仍睡不好,翻來覆去,好疲憊卻又不願再去睡。

    我決定出去散散步。做運動可以紓解一下筋骨對我應該有所幫助,想想自己多久沒做運動了,簡直是陳年往事,以前練的一身肌肉看看現在腹部圍繞著一圈肥油,歲月會提醒人不得不承認自己開始老化。

    換上運動服穿上那雙還很新的NIKE球鞋,拿了一條毛巾掛在頸上,想想應該要帶瓶水,可是又覺得不是很方便而作罷。

    電梯還是停留在三樓,好像不曾移動過很乖地停在這裡等著我這個乘客。走出大樓後我還是抬頭往上看看各層樓。週末假期應該會有人留在家裡休息,昨晚星期五可能都出去逛街或到哪去玩了,說不定有人玩到天亮,而我孤單一人只能自己和自己對話。

    清早的空氣有股清新的味道,頓覺充滿活力的舒暢,心情說不出的開朗,好像可以把一切都忘卻。我慢步跑起來,跑出巷口後沿著馬路在人行道上慢慢的跑,才不久已汗涔涔,好喘,跑20分鐘而已感覺自己身體垂垂老矣,怎麼這麼不中用。我繞了一圈要跑回去順便熟悉這邊的環境,路上車不多也看不到什麼人,我停下來喘口氣,雙腳失去力氣般抖個不停,可能是血糖降低,肚子好餓,口甘舌躁。慢慢散步走回去,邊走邊看看這附近有什麼商店,我還沒在這邊吃過什麼東西,常常加班幾乎天天都是在公司附近吃飽後才回來,有時太疲累就不太想吃。陽光好耀眼,空氣也變得溫潤起來。當我走回寓所前,仍然好安靜沒有任何動靜,這棟公寓果真的超然獨立在這空間。隔壁的公寓有個老伯伯走出來,我不假思索就上前和他寒喧,我自己也出乎意料之外,怎麼這麼簡單這麼自在就和他搭起話來。

      「早!」
      「早!」老伯伯微笑的表情。
      「我是住在這棟的新房客,對這裡還不是很熟,請問這附近哪裡有投幣式洗衣店?」
      「年輕人你住在這棟公寓嗎?」
      「嗯,我住在三樓,一個人住。」老伯打量我,好似我不該住在這邊一樣。
      「你認識這個房東嗎?」
      「其實我是朋友介紹才搬進來的,我只和他通過一次電話,我沒和他見過面。」
      「喔!住在這棟公寓的人好像都不太和人交集,我們住在這附近的人從沒有見過住在這裡面的人。」
      「什麼?沒見過住在這裡面的人」我重複說他說的話。
      「你住在這裡沒發現到什麼異常嗎?」
    我心裡想異常的狀況是我也沒從來沒見過這裡面住的人,他們好像跟我住在不同的空間,現在想想我的懷疑是正確的。
      「老伯,你說的話我有點聽不太懂,你不是見到我了嗎?」
      「但是你是第一個我看到住在這棟公寓的人。」
      「老伯,你這樣說我會很害怕,好像我不該出現似的,」
      「我也不知道為何你會出現?你不該在這裡的,你回去吧。」弄得我一頭霧水,我完全無法理解老伯說話的涵義,「老伯,那可以告訴我洗衣店在哪邊嗎?」
      「你要到 XXX路上就可以看到。」老伯又暗自打量我一番,「年輕人你還是回去好了,這裡還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嗯,我會記住你的話,」這邊住的人怎麼這麼奇怪,莫名其妙。老伯說完畢就離開,看著他的背影,還有陽光下的影子,我要確定他應該不是那種東西才是。
    走進寓所,電梯在一樓,在我要按下去時,電梯突然往上升起,看著電梯爬升的樓層,停在三樓就沒有動靜,我一直看著那數字,真的都沒有動靜。剛才在我之前有誰在電梯裡面嗎?可是我和老伯談話時並無人進出這棟大樓,我可以很肯定。我站在公寓的前面這麼明顯的位置,我怎麼可能沒看到人走進來呢?我按下電梯按鈕,電梯下降開啟迎接我回來,按下三樓,我是很想每層都停停看去確認老伯所說的話,他說我不應該住在這邊是什麼意思,居住在這邊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嗎?所以才會這麼神秘,不願曝光。我還是打消念頭上三樓,看看隔壁鄰居大門深鎖,好安靜。

    回到房裡,一身汗臭脫下運動服沖個冷水澡,今天應該要把這星期穿過的衣服拿去洗衣店,要不然下星期真的沒衣服穿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起,什麼人會找我,這個星期沒有人找我,我也沒有打出去,故意讓它多響幾聲就是不切斷,拿起來看,無號碼顯示,到底是誰呀?該不會是公司的同事打來,以前偶爾也有緊急的狀況發生,不過最近公司並沒有什麼重大問題發生。我還是將電話接了起來。

      「喂,」我試探的出聲,沒有聲音。「喂,」我又再應了一次。
      「……
    我失去我的耐性,最近怎麼這麼多奇怪的事情發生。我立刻掛上電話,心裡有點毛毛的感覺,立刻撥打給我那位介紹的朋友,電話響了很久就是沒有回應,他媽的睡死了,心頭一把怒火。重複撥打好多次就是沒接電話,現在整個世界都在和我作對。我變得有些焦躁,走出大門,決定要探訪我的鄰居,按了兩下的門鈴仍無回應,再按還是沒有動靜,我突然很想踹門,若真的有人出來我反到安心。連續幾次的按鈴沒有回應後,我不經意的轉動大門的把手,就這樣輕易推開了門,太簡單太容易太奇怪,為何沒有上鎖呢?還是本來就沒有鎖,或是根本沒有人住?太多疑問湧上,再一次推開門,耳朵可聽見門轉軸的摩擦嘎吱音,因為很安靜所以聽得很清楚,我很擔心會不會把住在裡頭的人吵醒,會把我當做闖空門的小偷對待。

    我一腳踏進去,格局和我的房子一樣,家具擺飾很簡單,米白色的布沙發和窗簾,客廳裡放置透明黑玻璃的小桌,有一個透明的花瓶裡頭插著一朵紅玫瑰。沙發旁有個小書桌上面放置SONY的音響,桌上有幾本女性雜誌。我悄悄的走到臥房門口,門是關上的,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的大膽,很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深怕吵醒裡頭的人。有微光透出,那是陽光射進來的關係,表示窗廉沒有拉上,當我探頭看過去時,裡頭空空的沒有人。我緊張的心情得以釋放,剛才連口氣都不敢喘,這種偷雞摸狗的事還真不適合我做,我已經汗流浹背面色泛紅。大步走進房裡怎麼感覺和我的房間一模一樣,床單樣式,窗簾顏色,而且沒什麼擺飾,唯一不同的就是浴室,好像沒有使用過,非常乾淨沒有任何盥洗用具,我走出來,有一秒鐘覺得有股洗髮精的味道從我身邊飄過,下意識地轉頭往我的右邊看,那個香味飄來的方向,怎麼可能有人我暗笑自己。床上的棉被散亂,一屁股坐在床上,身體感到沉重,覺得很想睡,怎麼突然覺得睏倦,我應該要回到自己的家裡頭睡才是。向後仰躺臥在床上,床單聞起來有種淡淡的玫瑰清香,這間主人應該是女性才會有這麼好聞的味道,不知不覺我失去意識,沉沉的睡去。這一個多星期以來睡的最好的一次,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想不起來就這樣睡著了。

      「為什麼?我不懂為什麼妳會對我沒感覺?感情本來就有高潮和低潮,我不覺得我們會到這種無法收拾的地步,妳讓我感到很絕望,我是全部付出我的感情。妳哪裡不滿意就告訴我,突然說這種話會讓我很錯愕。」

      「我是喜歡過你,要不然也不會同意和你住在一起,而且我們也住得這麼久彼此也都滿體諒包容對方。我只是覺得感覺漸漸變淡了沒有喜歡的成分了我依偎著你才發現自己是非常害怕寂寞的,越害怕寂寞就越覺得要有人在身旁,可是我我只是習慣這樣的自己而已其實我是不希望自己是這樣子的你能了解嗎?我覺得我們是同一類的人,所以才能湊合在一起,不是嗎?」

    我無法反駁她,也許她是對的,她來向我要求她的自由,也還我自己自由。
      「今晚我真的很想抱妳,想得我下班後是立刻飛奔回家,只想見到妳,想著妳柔軟的身體。妳剛好也下班回來,我很高興我們同時一起回家。以前我通常都比較晚回來,我知道妳都在等我,我回家也是想看見妳。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沒有這樣的念頭,回家只是回家,一個棲身之所,看對方是視而不見,是看見了但是沒看進眼底。」

      「原來我們都在逃避,逃避彼此,逃避一切,真實已經不存在我們之中。」
      「妳要離開嗎?」
她點點頭,「我想搬出去一個人住,對不起,這個月底,我一定會搬出去。」
      「好趕,已經不到2個星期的時間,那麼我非得搬出去不可了。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太奢侈了。」
      「對不起!」
      「想睡了嗎?我好睏,我需要點睡眠。」

    我們各自躺下,背對著無言,我無法入睡。
天明時我起身,她還是背對著我,我不想把她吵醒,換上便服戴上她送給我的SEIKEO手錶,把手機放在牛仔褲的口袋,從衣櫃裡拿出我的NIKE運動包,把一些平日常穿的衣服,包括換洗的內衣褲,還有些雜物全部塞進去,一個人提著包包就走了出去。我沒有回頭再看她,也不想和她說再見。

    我緩慢睜開眼睛,睡得非常的舒服,這陣子睡眠不足的疲勞好像全部從身體內蒸發,大吸一口氣然後用力的將氣從肺部裡排出。
好安靜的房間。

    有一種不得不立刻離開的念頭,坐起身站立後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經過米白色的客廳看到美麗的紅玫瑰,然後回到我的住處。這時我聽到手機的響聲,好像很緊張很急促似的,會不會是早上打來的那個人。

      「喂,X先生嗎?早安!」
   這沉穩熟悉的聲音,「嗯,我是,」聽出來是房東先生。
      「真早起呀!是這樣子的,剛才我的房客打電話給我,她說你擅自闖入她的公寓,還大剌剌的睡在她的床上,要不是她認為我選的房客應該都很正當應該不會亂來,喂,你有聽我在說話嗎?」

    才剛進門就接到房東的電話,他是如何得知,她躲在某處偷窺我闖進她的房子嗎?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我不是故意要進去的,「我有在聽,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解釋,」

     「我房客原本立刻說要搬走,她說她可以告你擅自闖入民宅,我實在不喜歡招惹警察,又要做筆錄備案的,光是想就讓我頭痛,我安撫她好久才平靜下來,她不太喜歡受人打擾。你把她給嚇著了。」

     「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只是很奇怪我沒有看到她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這棟公寓真的有人住嗎?我知道我這樣說很奇怪,但是我搬進來後從來沒看過或遇過任何一個人。」

      「你不是希望不被人打擾嗎?相對的其他的人也是一樣。」
正在講話的同時,我忽然瞄到掛在客廳的時鐘,現在的時間差5分鐘才7點而已,真的還很早,好像我剛剛度過的時間都被吃掉,那我到底睡了多久,感覺很長其實很短嗎?

      「喂,你不要不出聲,X先生,我看你還是回去吧。這個地方可能不太適合你,若你願意退租,我會把你付的房租的三分之二包括押金一併還給你,但是希望你今天就搬走。」
      「……」從沒想過我會被人趕出來連續二次,這個公寓還真的不適合我住,
      「房東先生,你既然這麼說我還是搬出去好了,對不起給你添麻煩,麻煩請你跟住在對面的人說抱歉,我不是有意要驚嚇她,只是想確認到底有沒有住在這裡。」

      「你說這話真的好奇怪,有些人就是不太想被人看見,所以才會住進來的。把你的帳號告訴我,」我把帳號告訴房東,他請我下星期一去確認匯款是否有收到,然後他就掛斷電話。立即收拾家當,和剛搬進來的時候一樣並沒有增加東西很快就整理完畢。關上大門,電梯門自動開啟,本想向對面的鄰居道歉,想到房東說的話還是打消念頭。走出寓所把鑰匙投進信箱,朝我的TOYOTA走去,一直停在巷口旁,整個星期我都沒去使用,車身已經沾滿薄薄的灰塵。當我發動引擎時,手機又響起,我想該不會又是房東,她真的不會想要告我吧,內心在祈禱,還特別留意來電名稱,原來是女友。

      「我找你好多天了,打電話到你公司人又常常不在,一聲不響就走,你是存心氣我嗎?早上接了電話也不吭一聲,你現在到底想要怎樣?我已經跟房東說月底要退租,你的東西還要不要,我沒有時間幫你整理,你要自己來拿,」她竟可以平靜的一口氣講完,我以為她會大發雷霆。

       「我好開心可以聽到妳的聲音,讓我覺得我又跟這世界有了關聯,」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現在在家,你要過來嗎?」她的口氣很平淡。
       「我現在就過去,妳等我。」手機闔上,我將音響的喇叭開大,獨自傻笑,生活本來就是要自己過的,不論有沒有人在身邊都不是問題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