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老爸的南部行

 

   11月底和妹妹隨老爸下南部,這個秋末時節南部氣候不冷不熱好舒服!

   溫度剛剛好也不濕潮,薄內搭衣褲外加連身紗裙,外套風衣也毋需穿,這一趟行程了卻父親長久以來的心願。

    有某種意想不到的感慨。

    台灣南北距離也只不過365公里,和住在岡山榮民之家的朱伯伯上次會面至今已是12年前的事,那時是大學四年級入夏時節吧。

    比起那時候伯伯所住之宿舍,現在是多年前改建的大樓,設備新環境也較乾淨,外邊綠地廣大視野不受限制。每兩人住一間,分別兩個房間衛浴共用,相互可照應。

    在小港國內機場等候父親的同時我打一通電話到朱伯伯的宿舍,那頭的伯伯說他早就到機場去接他朋友還沒回來,要我20分鐘後再撥。一旁有位大姐隨問之下妳們是要找朱伯伯嗎?才知道原來他們早已久候多時,剛才我在服務台問飛機到站時間,身旁就是大姐在幫一位伯伯量血壓,只見背影原來就是朱伯伯,怎麼這樣巧!妹妹很熱情的擁抱朱伯伯,我也雀躍不已,朱伯伯也很訝異的看著我們!

    朱伯伯跟老爸同年紀,不過聽說前幾年脖頸脊椎不靈活,原本都要彎著背現在可以挺直但頸項無法隨意活動,只能維持正面的角度。記憶所及我覺得伯伯整個人瘦弱好多,但氣色看起來還不錯。

    同寢室的胡伯伯高齡九十一很健談笑臉迎人,緩步行動。小小的客廳我們圍聚喝茶,聽他們說往事。父親問到胡伯伯是哪個隊的,他說隸屬十萬青年十萬軍的遠征軍,還莞爾地笑說殺了不少人,以後會有報應的,我們回別那麼說,那個年代嘛。我拿起相機連拍照留影,房門牆壁上的房牌也拍了幾張。五點後是榮家晚餐時間朱伯伯請我們一夥人去海鮮餐廳飽食一頓,短暫的時光很充實盡興也很快樂。

    晚上八點左右到了屏東火車站,飯店即在斜對街很快地Check in放妥行李。老爸買個禮坊禮盒立刻前往要去的地點。跟飯店同街也同邊,步行不出幾分鐘就到是間藥材行。

    上前詢問人家老爸的那位朋友前幾個星期才因癌症復發轉至骨頭往生,享年66,尚未出殯正要作佛法事。父親說明來意聽到此事非常錯愕也感嘆,邱伯伯的太太兒女也深表遺憾。起初阿姨還不太記得父親是誰,談到花蓮的輔導長她突有印象接著說,我先生也說過一直很想念著他的輔導長。幾年前全家曾經去花蓮遊玩,他也說不知道輔導長還住不住這?電話也沒帶著沒辦法連絡,甚為可惜。老爸一時很難接受直說以前漢文是多麼的有才幹又聰明,交托他的事情一定很放心。這麼這麼想見一面還是晚了一點。老爸想上柱香我們也同去靈堂祭拜,父親哀泣禱唸希求他往生極樂世界,我和妹妹眼淚直撲撲流下很感傷。依稀記得在我四五歲時父親曾帶著我們到南部探訪他好多的朋友,有印象可很模糊。伯伯遺照西裝全身像很平靜祥和而且好帥!雖然在世沒能再敘能送最後一程,我覺得老爸跟邱伯伯仍是有緣。

    隔天最後的台南行只憑父親四十多年前的印象,我和妹妹先到火車站旅客活動中心詢問目標方向。搭上計乘車老爸請司機帶我們去二頭眷村邊閒談某些以前的建物,司機指著方向邊跟我們說街道建築物早已全部更新景象完全不相同,老爸說的空軍804醫院業已拆除,對面是加油站和台糖廠。

    茫茫找人很不易,司機繞了村莊一圈找不到老爸說的地方,我詢問是否有什麼辦事處,司機認為應該有,見路邊販賣小攤的阿姨一問,再繞去二頭眷村自治會所,但因假日無人又回頭去找村長,把名單跟村長說一遍,只有一位他知道不過去年過世,太太兒女皆還在。老爸請求村長協同一起去拜訪,三番兩頭詢問住家總算有著落但兒子媳婦假日出遊不在家,留下聯絡電話給鄰人希望對方可以聯絡。

    名單的另外三人就近去台南市榮民之家探問看看,透過警衛得知羅壽山先生住在信義堂

 

2F,意想不到我們很欣喜的定點尋人,走遍整層樓住房也不見名牌有此人,再詢問路過的某伯伯才知他遷至永康榮民醫院起碼三年了。我們隨即趕往醫院詢問值班護士終在復健看護診所找到羅伯伯。

    護士引領我們到病房途中說羅爺爺患失智症,可能不記得你父親?這麼多年也沒人來探望,重聽也很嚴重,你們跟他講講以前的事說不定他會想起來。

    走進病房空間明亮寬大有五個床位四位病患,羅伯伯在靠近門邊進來的左側,白白瘦瘦的氣色倒好,因吞嚥有困難使用鼻管灌食。老爸大聲說自己的名字問他記不記得?又說當年共事的往事,又問其他人名他記得嗎?起初羅伯伯反應有點生澀。我問護士羅伯伯大概幾歲?她回說超過九十好幾可能快一百歲了吧!羅伯伯講話也不太清楚,但雙手會動有反應而且臉龐微笑,我們也不知道羅伯伯到底懂不懂?分別握住他好軟好嫩的手,摸摸他單薄的肩膀,在耳邊大聲與他說話,希望他能感受到溫暖。

 

 

  出了醫院老爸謝謝我們陪同,大把年紀出趟遠門真不容易,跑了這麼多地方若他一人肯定應付不來。一直掛念著要下南部能看到一人也好,總算了了一樁心事。

 

 

20111206
 

                                                             回到台北火車站老爸請我們吃火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