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攝影筆記

文字 攝影 - 章光和
「面對我心怡的風景,我感覺我確曾在哪兒,或者,我應當去那兒。」羅蘭 巴特說:「對我而言,風景相片(城市或鄉野)應是可居的,而非...

 

或許我所照並非我所見。在拍照的那一瞬間從皮包中迅速拿起相機脫下舊舊斑駁的皮套,很想幫它換上新裝就是沒找著,邊設定拍攝模式不時瞧著眼前的景象好似它會溜走的樣子,固定的物體不會改變,但周圍的狀態,陽光,風卻無靜止的在轉變。我試著瞄準焦距按下快門觀看照片,再按下快門觀看照片,一次又一次,時間允許的話。

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擬像理論,「擬像從來就不是隱藏起真相的東西;它隱藏起的是“從來就沒有所謂的真相”的那個真相。擬像本身即是真實。」

--- 這個世界有兩種人每天面對著影像爆炸的問題,一個是拍照者、製造影像者的問題,另一個就是被影像淹沒的觀看者的問題。


「照片其實是捕捉到的經驗,而相機是當意識想要獲得某種東西時的理想手臂。」
「被奪走過去的人們,不管在家鄉或是在國外,似乎成為最熱情的拍照者。」
  ---蘇珊 宋坦。

  
--- 工業化的社會裡每個人都被迫逐漸與過去疏離,攝影評論家蘇珊 宋坦(Susan Sontag)認為尤其美國與日本這樣高度工業化的國家更是問題嚴重。社會越文明,人們生活在忙碌之中,人與人的相處越是浮面,有著一種疏離感。人們因為職務關係接觸更多人,但是都不親密,那是公務而不是生活。久而久之真正的生活被扭曲沖淡了,真正親密的時間被剝奪了,縮短了。高度文明忙碌的人被迫遠離過去記憶,一切都是看向未來,未來才是社會文明發展的重點。發展更快的電腦,幫助人們省去時間,減少勞力。發展更小,功能更多、更強的手機、網路、通訊,加強我們工作與感情的溝通。發展更好的交通、生活空間,就好像我們娛樂事業一樣,日新月異而且越來越辛辣,口味越來越重。科幻的、未來的、魔幻的、搞笑的電影與娛樂設施,與電影相比一切現實生活顯得乏善可陳,好像自己過去的一切都不值得一提,使我們越是覺得與過去有一種疏離感。


我很喜歡拍人像,因之於我喜歡畫人物的喜好吧!
特別喜歡側照,這個目的反倒不是為了畫圖,從小就喜歡那人像側面的輪廓線,這線條很吸引我。
以前因工作必須要到中國工廠出差,移動途中過境香港隨性的拍攝和留影。從那時候開始吧,拿起相機開始自拍,從側面的各種角度拍不注視鏡頭的自己發現有某種自己看不見的樣子。再來也是觀看自己側面的輪廓線到底是什麼樣子。其實不太喜歡被拍,國高中青春期痘痘臉加上那時期下半身壯碩很不情願拍照。頂多跟家人親戚們一同歡聚時刻或是和認識許久的老朋友齊聚,出遊,不用說當然是要紀錄的回憶。


「攝影是將被拍攝的東西據為己有,它意味著將一個置入“與世界的某種關係”,這種關係令人覺得像是獲得一種知識----因此也像握有某種力量。」
「將相機視為“使一個人正在經驗的事成為事實”這種設計的依賴心裡,並不因人們經歷更多的旅行而淡化。」
「雖然攝影是一種證實經驗的方法,但藉由“把經驗限定成為一種適於拍照的搜尋”與“將經驗轉化成為一影像或一紀念品”的同時,攝影也是一種拒絕經驗的方法。」
----蘇珊 宋坦

--- ......雖然有人用心與用鏡頭是一樣的專心一意,透過鏡頭來經驗與尋找生命意義,來體驗它,但是造成一種負面的態度,一種逃避的心態來面對生活經驗,躲在鏡頭後面,將自己掩蓋起來,拒絕面對鏡頭前當下的經驗是有原因的。


專業的報導攝影記者是因為敬業所以無法介入經驗當中,但是至少他們在面對環境時依然要採取一個態度一個觀點,所以也算是有所經驗與觀察。但是一般人如果沒有這種認識,有可能只是迷戀於相機是證實經驗的方法,將生活經驗當成紀念品收集,而忘卻了經驗優先,攝影其次。

之前拍照當下因被眼睛看到的被攝對象吸引才會想要留下那片刻,希望保持這美好的感受或者說記憶。有時必須很快的攫取根本沒時間構圖,即便能好好的盡情拍攝,回想當下我在想什麼,或許因此而忽略什麼,可能會想不知下次何時還能再駐足這裡,那就拍吧!也有興致缺缺怎麼也提不起相機,即便身處物景皆迷人之處,無心拍照雙眼觀賞隨處走動就好。最扼腕的是難得遇見的對象物,卻沒帶相機在身邊。僅能用眼睛盡情的享受那片美景那片刻。

雖說拍攝並非每次都是令人滿意的,從所拍的物件中仔細挑選過後,經常都是“就這張吧,沒有其他張了”,有點將就的樣子。

「我用攝影來發現一事物被拍攝過後,看起來像什麼。」表示被「看見」與被「攝影」之後的視覺經驗是不一樣的。那個不確定是是永遠存在的。他說「沒有任何一刻是最重要的」、「任何一刻都可能是不得了的。」---蓋瑞 溫格蘭(Garry Winogrand)

--- 縱使剛剛拍攝時整個情況意象猶新,但是漸漸的等記憶消退之後,剩下的就是這一些照片。一日將照片再拿出來觀看時,最鮮活的依然是照片裡的畫面。而當時混亂的場面,或是因為特殊原因而錯過其他畫面的情形都已經不復記得,結果最真實的就是一張照片。尤其是當大量影像被一一的攫取之後,所產生的後果更是不勘設想。因為記憶是虛幻游離的,而影像是生硬而具體的。

裡的老相簿是母親家族的歷史故事。
不知是誰拍攝的至少整理了出來,外婆姨婆親戚很多不認識的人穿著阿美族傳統服飾的黑白照片,二阿姨穿戴的很時髦做生意到處跑的留影,母親年輕時的美麗照片、小阿姨的結婚照,親戚家族吃著滿滿整桌菜餚的團聚飯,我們這群小孩子幾乎都沒在看鏡頭。年代一久變得有些散亂,以前的相簿有些是自粘式可以剝離取閱。

我和妹妹的幼時相片是老爸的傑作,紀錄從小到大很多的時刻,生日家族聚餐學校活動表演出外郊遊空軍學校環島點點滴滴。看著照片年幼的自己其實一點也不復記憶。唯一有印象的只有那頭捲髮,還未上小學前的事情吧,一直很埋怨老媽把我的頭髮燙成爆炸頭,真的很醜。小時候比較害羞在某些重要時刻的照片上,比如說與老師合照,幼稚園畢業照,抿起嘴微微笑不知該如何擺表情,可能很緊張吧,不記得了!?


巴特提到的「攝影是魔術而不是藝術」,如果將攝影看成是藝術,則攝影令人瘋狂的一面就會消失。 
(將攝影硬說成為藝術只會抹殺了攝影珍貴難得一面),其實是在說那感人肺腑的時間因素。照片裡的一切都曾經確確實實的存在過,就在那消逝的時間裡曾經有這麼一件事發生過。那是最感人、最令人瘋狂的攝影特質。

--- 一件提起別人記憶的照片,或許有人將它應用在新聞照片,甚至放在金氏紀錄世界傳奇的編輯當中,但是對一個幼小的心靈來說,雖然這照片只是別人的記憶,但這張照片已經發生了魔術的作用。面對著這驚異的畫面不知有多少澎湃洶湧的暗潮在每一個觀眾的心靈裡產生各種呼喚。


「攝影讓我有機會接觸知識外的次知識,提供我成堆的零碎事物,還能迎合我的敗物傾向;因為有某一方面我喜歡探知這類瑣事,感受如戀人的嗜好。我喜愛某些傳記性描述的作家生活點滴,像某些照片一般令我著迷。」

等待是拍攝的一種乘法
不論當下空間時間狀態,有你想要呈現的某種意念或是特殊技巧,往往無法在某一刻就能天時地利人和。等待也是有趣的,可能會有新奇的發現更甚原有的意念,這種驚喜反而讓拍攝者感到更手足舞蹈。


知面與刺點  Studium and Punctum


--- 一個小男童引領著一位失明的小提琴手橫過泥濘不堪的路上。巴特說透過「思考之眼」領會了指稱對象,泥土路的質感令他確定是中歐。泥土成為使照片活起來的一個點,巴特稱之為「刺點」「刺點」通常是一些細節或局部,它不像「知面」;是將自己的意識注入到照片中,去尋找去解釋照片,而是它從景象中有如利箭一般射穿我們,引起刺痛,因此巴特認為「刺點」舉例就是獻出自己。
「以我整個身子,憶起從前在匈牙利及羅馬尼亞旅行時走過的小鎮。」巴特獻出自己,說出了內心的感受,而這張照片也因為如此而得以超越那固定的瞬間活了起來。沒有刺點的照片只是一些訊息,有了刺點,照片突破了框框的限制,整個影像活了起來,感動人心。

巴特說:「在美國無一物不轉換成影像:存在的,生產的,消費的,只有影像。今日進步的社會,消費的是影像,而非如過去接受的是信仰。」

「我要發表心靈,而不是公開隱私,所以我依照兩個範疇來體驗攝影及其所屬的世界:一邊是一般影像,無精打采,不經意溜過,吵雜而無關緊要;另一邊是我個人珍愛的照片,灼烈而受傷。」

「相機一直是被用來當作活化記憶的工具,照片則被當成是生命所遺留下來的紀念品」

--- 柏格說公共照片通常被用來呈現一件事,捕捉一系列影像,卻和我們讀者無關,和事件的原來意義也不相干。(這是一個相當嚴肅的控訴,他已經道出了兩個問題。一是,從拍攝角度來看,現場與拍攝是兩回事,二是,從使用照片角度來看,照片的意義是以文本的方式在一個前後脈絡中呈現的。)這種照片只提供訊息,但卻是一種與生活經驗隔離的訊息。如果這裡有記憶的話,也只是陌生人的記憶。

巴特曾經將攝影比喻為日本的俳句詩,我覺得它像是一種介於傾聽者與獵取者之間的拍照性格。那是一種舒緩的靜觀,不是獵取而是相遇,以一種詩人的眼光來看,來體會週遭的存在與感受,而比較不像是走尋事件的狗仔隊拼命的獵取精采的影像。所以如果可以用詩人的眼光來拍照,就可以維持旅遊時的樂趣,可以遊,可以體會,可以拍照,不失為一個帶相機旅遊的好方法。

自己開始寫部落格之後也會去觀賞其他人的BLOG,最初時常搜尋跟有相關的網誌,欣賞別人的畫作也是另一種享受,觸發不同的靈感。也漸進式地學會部落格的其他功能以及內容管理。直至後來,攝影部落客真的很活耀,PO照片好似必要的路徑,欣賞那些專業人士、一般人所拍攝的琳瑯滿目用各種相機不同種模式的、表現的、生活的、嘗試性的照片,再來反觀自我的相片,之前之後會給自己不同的想法和靈感,特別是我在尋找繪畫的一種方向。之後涉略簡單的攝影知識和技巧,其實根本沒有想過這麼多複雜東西
這些理論或是前輩們理解出經驗過的種種因素,在我看來是另一個層面或是更高階段的里程碑。
或曾可能有想過但並無特別深究,玩味影像有時只是閒暇的某種興味,也未嘗不是一種有所為而為的舉動吧!比如說畫圖我會用拍照來紀錄過程,因為要寫在部落格上若無照片來對照很難空想去讓觀看者揣摩,從無到有直至完稿循序漸進的把畫做成步驟,記取我的摸索和理解以及進步。


卡夫卡依然鏗鏘有力的說出在當時(甚至在現在)少有的觀點:「照片使我們的眼睛只注意於表面的東西而已;基於這個理由,照片使得原本隱晦的生命更加模糊,生命透過物件的輪廓,閃爍著一絲無力的微光,有如一場光影變化的嬉戲,即使以最敏銳的透鏡也無法捕捉住它。這人必須憑他的感覺去摸索生命。你以為只要在那便利的機械上一按鈕,便可以察覺到“永恆的實在”這份深邃----多少世代,多少詩人、藝術家、科學家以及其他無數製造奇蹟的人,站在它的面前顫怖、焦慮和希望?我實在懷疑這機器。這種自動相機並沒有使我們的眼睛變得複雜,只是給予我們一種更簡化、更荒謬的瞬間視覺而已。」
「你無須離開你的房間。只要逕坐在你的桌邊聆聽著。不只是聆聽,還要等待。不只是等待,還要保持靜默與孤獨。世界將會拆下它的假面,坦然無蔽地向你奉獻,它毫無選擇,它將在你的腳下出神且猛喜地旋走。」
「除了幻象,你還能知道什麼?假如幻象一旦被毀滅,你根本就不敢回顧;否則你就會變成一支鹽柱了。」
「在人類的成長進化之中,那決定的片刻是一個連續不斷的瞬間。緣於此故,那些宣稱面前的一切都是無意義的、而且空虛的種種革命性行動都是對的,因為迄今仍然一無變故發生。」
「雅努克(Janouch)對卡夫卡說:『視覺是影像的先決條件。』卡夫卡卻微笑答道:『人們為事物拍照是為了將其趕出心中,我的故事則是一種閉眼的方式。』」


停了一段時間又開始拾取續讀卡夫卡,藉由上述的語言間接又碰觸更接近一點卡夫卡的世界,不能說卡夫卡不易讀,用某種心情讀可能會更恰當。
我明白在我眼前的絕對不是幻象,不管創作手段,是否我可以創作出虛幻的實像呢?
好奇那台相機能賦予我的,最終的極限會在哪裡?


--- 人的因素一直是攝影裡最引人注目的問題。一開始是因為攝影在剛發明之初,曝光時間需要很長,因此拍攝人物就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如果要你坐在鏡頭前擺一個長達數分鐘的姿勢,可能是一個酷刑,但是在當時這是必需的。班傑明在《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一書中說:「曝光過程使得被拍者並非活“出”留影的瞬間之外,而是活“入”了其中:在長時間的曝光過程裡,他們彷彿進到影像裡頭定居了。」

上小學後我和妹妹也會玩那台早期的舊相機,是什麼品牌不知,要裝底片,按下快門有喀嚓一聲,必得手動捲入下一張底片才能再進行拍照。伴隨著我到高中壞了不能使用才丟棄。拍完一捲我們會自己去洗照片,拿到沖洗好的照片很興奮的一一觀賞,因為永遠無法知道拍成什麼樣子,甚至可能根本沒拍出來就曝光了。整理好後放入老爸買給我們的相簿裡,這種過程比拍照更使幼小的我得到滿足。

same palce, same thing, every year

--- 重遊同一個地方並且拍照,可以得到不同的情境畫面,居於攝影的不確定本質(你永遠不知道按下快門的那一畫面是否理想),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重遊地也可以將它提升為一種生命的議題,或許這是嚴肅了一些,但是將鍾愛同一個理髮師、廚師、歌手的心情轉移到去拜訪與了解遠方的事物人情,而將它也納入自己的生活裡,是一件多麼有趣又有意義的是啊。
重遊同一個地方並且想拍照的第三個理由,或許可以是為了藝術的創作,這可以是一種觀念藝術的結構。


exposure is like the flow of water into a galss

--- Time-Life Books出版的Life Library of Photograhpy 攝影套書裡用一個很簡單的觀念來解釋攝影的曝光原理。光線在底片上曝光就好像在水龍頭底下盛一杯水。光圈就是水龍頭的口徑,快門就是水龍頭的流出時間,而正確的曝光就是倒滿一杯水。水倒的太少就是曝光不足,水倒的太多滿出來就是曝光過度。好,依照這一個原理同樣是倒一杯水卻有無限的可能。可以將光圈開最大,可能一下子就曝光完成,倒滿一杯水,將光圈再關小一些,時間就必須要多一些才可以裝滿一杯水。

--- 我們已經提到在一張照片裡如果沒有人,會讓我們去除了現在的時間因素,把視覺得重點放在那個曾經在歷史裡一直存在的建築物或是風景本身。因為時間還會一直走下去,而生存在其中的人只是一時的過客,因此沒有人的風景照片有一種天地長存的感覺。但是要拍出與天地共存的史詩般的作品可能在畫面顏色、光影、構圖上必須要有些創意與獨特性,例如黑白照片就比彩色照片容易許多,因為現實是彩色的所以黑白照片總是給人一種審美的距離感,想想看我們什麼時候見過黑白的世界呢。所以我們看到黑白照片時,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它介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產生了一種美感的距離。

--- 很多事情隱藏在照片背後,沒有被拍攝在照片裡,攝影者看到照片總是馬上想起當時的一切,如數家珍的侃侃而談,這證明了攝影成為旅遊本身的重要課題,它就是旅遊。這樣的旅遊最有可能的就是專程去收集一個自己企劃好的主題,不過這樣就太像是在工作了。

大部分的攝影者會談技術上或是一些現實限制上的難度,因為它直接牽涉到影像本身的呈現。這一些技術難度無助於觀者對於照片的欣賞與解讀,所以基本上技術問題是一種與旅遊情趣無關的內容。真正把攝影當成旅遊事件的其實是一種攝影的互動與觀察。觀察建築、人物、商品、人的行為、活動等。同時加入想像、思考、參與、互動就會產生有趣的旅遊經驗。

受到朋友櫻珍的建議設立部落格,恰好那時隔壁的新同事是業餘攝影師自有攝影部落格而詢問他的意見。為了將圖畫完整的PO上部落格當下真的是立刻決定買一台相機,另一個原因是在這之前都是跟妹妹借數位相機,鏡頭是1吋多平方拍攝畫作時必須拉高拉遠看不太清楚是否清晰也不知道,很不容易對焦。除了配合她使用時間有時還得配合她的心情,拍攝完後跟她要照片檔案也是不方便。

自己擁有相機後好像多得的一個朋友,總不能放置不理它。
剛開始寫部落格非常的起勁,有許多繪畫作品想要分享上去,其實也不知道是否會有人去看。
奇怪的是那時靈感湧現,花三天熬夜寫完第一篇短篇小說(NO.1),第二篇(NO.3)用六天搞定其中潤飾就費很多心。即興純粹的創作兩篇都令我很有成就感。這不是第一次寫故事性的作品,其餘都是零零散散斷簡殘片手寫紙上,除非用電腦打的檔案大都沒有留下。

因此我並非想拍照給人看而去拍攝相片。

我想每個人最初或許想拍照給自己看吧!
的確會越拍越有某種的喜愛產生,想要拍得更好更多更不一樣的題材。
能跟幾位喜好攝影的朋友愉悅地分享心得和照片也是不可多得的時光。

隨著腦中所思所想文章從閱讀心得心情點滴到隨筆,進而創作,直至現在發現這可以代表我的生活。
挑選一兩張很滿意的照片當作純裝飾,照片的內容大部分跟文章沒有直接的關係。也PO過好幾年前拍得不錯的照片。幾年下來曾往前看自己寫過的文章,放置的照片,畫作,那一刻仍有被我刪去的篇幅,少部分修飾刪句,回顧多數“過往”讓我認為當下真是無比的美好!或是早已忘卻。


誰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用雙腳踏上世界各國各地將所有人物風景盡收到自己的雙眼,然後經由相機把它帶走保存。光看別人拍的照片已經不稀奇享受不夠味,自己未來可以去把它拍成什麼樣子才值得期待。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