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My secret world~Memory about someone!!!

The girl who loves painting and use pictures to connect the memor
ies.
  • 42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流浪動保協會志工

2012.10.17   相互取暖  跳跳&宅宅  很想念牠們呢!!

昨夜遇到了流浪動物保護協會的志工
回到家依稀又聽到貓咪的喵喵叫聲,我從窗戶往下看,好像有位老伯伯,一隻虎斑穿梭在靠邊停放的機車裡。
幾次遇到牠們,跑去買貓乾糧,在餵食中看到人經過都會讓我擔心起來,能不能餵食,這區住戶不知有何反應?我支持TNR,但目前所租之處不能養寵物。
洗完澡擦拭頭髮時仍聽到外頭傳來的喵喵鳴叫,牠們還在,心想。走下去發現是住在樓下夫妻的女兒正在餵貓。真是好心人。我們這棟大樓也有一戶養黃金獵犬的先生在帶狗散步時,會拿食物給牠們吃,所以那些貓大都會主動靠向他,連大狗也不害怕。有時回到公寓匆匆走過,之前遇過幾次都會對他和狗兒微笑。貓兒有人照顧真好。

吹吹頭髮半乾狀態,打算下去看看,並拿著之前買的貓罐頭。
遠遠看到一隻黃虎斑,看見我對著我叫,也四處看看有沒有那隻三色米克斯,四周又聽到貓聲。看到了那隻斷尾不怕人的虎斑,終於我看到坐在牆上欄杆的花白貓,牠仍保持警戒的狀態,我一走過去牠就轉身然後跳到了屋簷頂上。我把手裡的罐頭看牠看,並拉開瓶蓋,另一隻黃虎斑跑到離我近處不停地喵嗚喵滴,看起來肚子還是餓吧。米克斯雖然怯生生地看著我,高舉手給牠看我的罐頭,牠總是退後很害怕,想想餵不成牠了,這麼怕人。所謂會叫的才有飯吃啊!
把肉凍攪攪,用瓶蓋挖起倒在地上給那隻黃貓,斷尾虎斑從後方也湊上來,從地上挖起三分之一給牠,我又往屋簷上看看米克斯,高舉罐頭,食物在這裡喔,下來吧!牠害怕得最後不見蹤跡。看著那兩隻虎斑舔著食物,決定再上樓拿一罐下來。
這次只有那隻黃虎斑還留下喵喵嗚叫,所以全部倒給牠吃。沒想到斷尾虎斑從旁邊汽車走過來,雖很想挖一些給牠,黃虎斑看到我又接近有點退縮,想想算了,讓牠好好吃吧。
斷尾斑,你就讓牠囉。
這些貓好像懂得規矩,不會去搶別人的食物。
然後我慢慢接近斷尾虎斑,牠不怕人摸,我逗逗牠,撫摸牠的額頭和下巴,身體,牠竟也跟我玩起來,爪子在空中畫弧似的。這麼近看發現,身軀壯壯又肥肥的牠,頭兒好小。然後牠爬起來走向前不跟我玩,我還是跟著牠撫摸牠,哎呀,會讓我想起宅跳呢!

在馬路邊上我蹲著滑順摸著牠的身軀,有輛機車轉進巷口,看著她騎過來漸漸靠近我們時,她停下來對我說,「妳餵過了嗎?那我就不給飼料了。」
「牠們還沒飽呢,我也才兩個罐頭而已。指著前方遠處的黃虎斑,牠吃最多,然後指著斷尾斑,牠應該還餓著吧。還有一隻米克斯沒餵著,她很怕人就跑掉了。」我注意到她的電機車上有一大袋貓飼料打開著,機車籃子放置了好幾個疊著的瓶罐器皿。

她就用摺好的紙碗挖了一堆貓飼料,我將它放至靠牆邊上。「我固定某些時間會來餵貓,發現牠們也順便餵食了,」她又說,「這裡也有位先生會餵牠們,但他跟我說他已經搬離這邊。偶爾回來餵餵。」
那隻斷尾斑在馬路另一邊趴著看著我們說話。
「是啊!這棟大樓有人餵貓。我今天剛好遇到,並不常碰到牠們。」接著又問,「妳是TNR的員工嗎?」
「我是流浪動保協會的志工,但其實我並不屬於這區。我住在樂利路上,所以是餵養那一帶的貓。但偶爾會彎進這裡看看,因為知道這邊有流浪貓就順便餵食。牠們有時還會跟著我的機車跑呢,可能是餓壞了,或是時間到了等在門口一直叫著等我來。」
「妳真好心呢!」我轉移話題,「若想要收養貓的話,你們那邊有管道嗎?」
「周末在花市都會有送養活動,而且是免費的,可以去那邊看看。」
「都不知道耶,有機會我會去看看。」
「我也會擔心餵食可能環境會髒,沒處理好會發臭,住戶不一定會喜歡。但這些貓咪有些已經被做節育手術,應該是有人照管過,但不知是屬哪一區的人員。要不然不可能,妳仔細注意看耳朵,」她指著斷尾斑,「公貓剪左耳,母貓剪右耳。倘若沒有特別的籠子和方式是抓不到牠們,做不了手術的。應該是有人處理過。」
「原來如此。」
「工作忙完都是夜晚開始餵食,從樂利路到安和路,還有通化街那一帶的貓都是我餵養的,妳看,這麼一大袋要發完呢。大概都要到一點。」
「哎呀,那妳趕快去吧,要不然都很晚囉!」

說完,看著那隻斷尾斑,我對著牠指向飼料方向,牠應該看不懂我的意思。順勢要離去,我從後方抱住前兩腳,好重喔,他也沒掙扎,放到飼料前面,告訴牠,吃吧,別浪費了。他轉頭看看我,不看你了。遠遠的那隻黃虎斑看著我們,那邊有食物喔,手指向那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